进巨韩厨,利韩厨,原著分析党。
通吃CP,没有洁癖。
写黄暴的文,做腹黑的人。
故事写得比分析好然而没人看233
日常GRUMPY但富有亲和力。
同情双商低下人群但擅长拉黑。
经营@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欢迎提问和讨论进巨相关问题。

Grow a vagina girl. Don't be a sucker.

二元的身心

我时常觉得我的脑子和我的身体彼此有所龃龉。

来大姨妈的我暴躁不已,我的子宫在哭泣,因为它曾经热烈的盼望一个生命的可能性,却从没等来热切的插入和温暖的精子。于是它自暴自弃,把自己整个烧掉,用血燃尽失望。它要把自己掏空,整个清理干净。就像一个房子走了上一任房客,无论曾经怎样鲜活的满墙海报,怎样精心布置的家具,怎样刻骨铭心的记忆,都得全部拆掉砸烂,都会归于零。就像子宫内膜片片剥落。这身体逼着我体会惆怅,困倦和衰老。

对此我的头脑嗤之以鼻。我的头脑是个高傲的冷酷的家伙。它藐视大部分烟火气的东西,包括怀孕生育家庭婚姻。它因自己的茕茕孑立而倍感安全。它觉得子宫是女人身上极其愚蠢的一部分,甚至人还有着身体就是件极其愚蠢的事情。它向往一个与无限网络联通的存在,向往在数据的汪洋大海里寻找下一个跟自己一样美丽的存在。它甚至还妄想永恒,这个自负到可怕的家伙。或许它只是太孤独了,因为我的身体无论如何没法理解它。

我被困在两者之间,像一个愚者,被拉扯,被逼迫。还偶尔会写出这种元讨论。

这二元的身心。

评论
热度(13)
©Kinok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