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图远离愚蠢的人。
并且讨厌跟无谓的人浪费时间。


本BLOG进巨为主,但是大部分好东西都放在VX公众号“玛利亚墙洞”里。

想做利益既得者就是政治不正确么?

只有做了利益既得,才有可能去改写规则。

就算屠龙的少女最后身上长出了鳞片,那也是建立在屠龙的基础上。

无论怎么样,我觉得屠龙的这一刻都时值得骄傲和庆祝的。

如何屠龙,和屠龙后如何去除身上的鳞片,这是两件事。

大部分人连第一步都做不到,就去嘲笑和否认长出鳞片的人,这跟阿Q精神有什么不同。


收买小布尔乔亚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们不一定喜欢的东西用美轮美奂的形式包装起来。小布尔乔亚们(哪怕假装也会)非常在乎艺术,而艺术的实质就是把或惊世骇俗或平淡无奇或乏善可陈或丑陋万分的内容用一种巧妙的方式包装和掩盖起来,堂而皇之的横行在生活的每个角落中。艺术家全部都是政治家。


Victims of insomnia, united!

失眠是我的老朋友,它经常时不时的造访我。

我已经习惯这个设定了。作为一个日常脑子里10条高铁并排跑的人,我的思路太快太跳,经常会被一个idea如脱缰的野狗一般在失眠的2-3个小时里跑遍半个宇宙最后把奄奄一息的我扔在床上恍惚入梦。

好处是我从来不缺创造力。我甚至觉得我的创造力太茂盛了,像阴毛一样需要适时的修剪,才能不扎穿内裤,得以省下买额外胖次的银子。

坏处就是,一个好奇心和求知欲太强的人是时常活在求而不得的痛苦中的。一般智商高的人san值都比较低。我的san值是真的特别低(当然这句话并不是说我智商就特别高,怕某些视奸我lof的人理解能力不行,我专门解释一下)。低到前段时间因为一些琐事烦心...

Every time I teach, I never feel well-prepared. Thinking into every detail feels like unchaining the panic running though my veins. In fact, everytime I have to drag myself into the classroom and pray for my students' forgiveness. But then miraculously they are always tolerant in a way I couldn't even...

想学滑板!

之前在南方乡村私校呆惯了,默许了稀少的人口和缓慢的节奏,今天在新学校开学的第一天着实惊呆了。

这人流量简直就像回国了一样:骑自行车的,踩滑板的,行色匆匆的,小步快走的,低头玩手机的,几乎到了摩肩接踵的地步,大家也懒得说Excuse me了。整个校区大的让人头疼,配合上这座沙漠之城40度的骄阳和热风,颇有些炎狱的味道。

两天总算买了车有了腿,结果发现自己买不起停车位。黑市已经把停车牌炒到两三倍的价格了,几乎有些不可理喻。经过几番折腾,求生欲极强的我死皮赖脸的找到了学校附近一家烧烤店老板,以极便宜的价格租了他停车场的车位。我说兴许以后我可以帮忙送外卖来抵停车费,还顺道利用一下资本主义肮脏的小费...

雌激素和孕激素真可怕

雌激素和孕激素真是可怕的东西。


我曾经觉得脑子可以控制一切本能,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

前两天是我的排卵期。确切的讲是我的排卵日。

我没有睡好,精神严重不行,但我又得必须醒着,因为我在上课。

我盯着我旁边的小哥。他叫詹姆斯。


詹姆斯细胳膊长腿,五官深邃,鼻子挺而窄,灰色的眼睛有神,穿着很preppy - 不同于班上另一个犹太性转基佬小哥过于用力的穿搭,他的衣品让我觉得舒服。


因为无聊就开始盯着他看。

整体感觉上,他的外观逼似安东尼。

这让我开始想入非非。


坐在他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咬他的耳朵。

把手伸进他质地精良的衬衣里,轻轻抚摸。

在午餐时间把...

1/7
©K总裁 [Kinok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