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总裁K,主攻挖坑不填,辅修creative cursing。很忙,所以力图远离愚蠢,并且讨厌跟无谓的人浪费时间。挑衅请谨慎。

本Blog主研进巨瞎jr扯,堆放个人脑洞和各种没有下限的同人小说。

经营进巨分析VX公众号:玛利亚墙洞
经营进巨CP汉化组: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分析/观点】贾碧·布朗:System内改良幻想的末路



图 / 鲍德里亚

文/ Kinokis


我知道谈论贾碧·布朗,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道理我们都懂,情感上却很难不去恨贾碧。我呢,是恨谏山创。毕竟是谏山创让贾碧的枪对准了萨沙,也是谏山创安排了萨沙的死。就算是逻辑上我早推算出萨沙会便当,但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这么急。之前写了萨沙,现在我想谈谈贾碧。我想尽量客观一些,但是难免也有主观情绪在其中,所以说的不好不对的地方欢迎指正、讨论。


这篇文章不会很长,虽然真的要谈贾碧这个角色我可以谈上一天一夜,

但今天我只讨论一个问题:贾碧·布朗到底有没有被马莱洗脑?

或者我重新措辞一下:马莱的艾族在体制内改良,到底有没有出路?

是不是一头雾水,觉得这两个问题简直八竿子打不着、莫名其妙的?那就往下看吧。


感谢鲍德里亚这张气场异常给力的画,这张画也是我写本文的动力之一。

感谢 @︱n︳ ,她的见解总是给我很多灵感。之前n太太也说要谈嘉比,我在这里先谈为快,就当抛砖引玉啦。

另外,现在我的大部分分析不放在lof上。所以感兴趣的话就来关注VX公众号“玛利亚墙洞”吧。



【1】战争与正义:谏山创立场?


很久以前,曾有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谏山创在马莱VS. 帕岛的战争中是什么立场呢?

我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所以在大约103话的时候简单的写了一些想法。


我认为创哥跟我们一样是开上帝视角的。他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去描绘马莱的人们,让我们看到一个个有血有肉、风格迥异却都非常可爱的新角色,其实就是让我们转换立场和视角,看看马莱方,尤其是马莱艾族的诉求和利益。


法尔科不可爱吗?马莱篇从一开始,就从他被冲击波震晕,身处战争中的他却向天空的鹰伸出了手,呢喃着自由。身在洗脑极其严重的马莱,他却是少数几个始终保有自己良知的孩子。小小年纪就能有这份清醒,不是难能可贵吗?


贾碧让我想起了极端组织训练五岁的孩子拿枪杀死他人。贾碧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捆好手榴弹,狡黠的说服队长,“万一我失败了,我们也只是损失一个后补战士和一捆手榴弹啊!” 一个仿佛把自己的生命当做儿戏的女孩子,就这样勇敢的冲上前去利用敌人的仁慈炸死了对方。贾碧某种意义上说可以被这种战争狂热洗脑,但她看到自己能拯救这么多族人时,高兴的留下了激动的泪水,这个是恶魔也是天使的孩子,难道不值得我们去反思这体zhi对人的异化吗。


皮克不可爱吗?慵懒而随性的女孩子,懒得用腿走就趴在地上,智勇双全。威利,出场时间很短很快就便当,但他毅然赴死时的勇气让我们佩服不是吗。威利的妹妹,锤巨,一直伪装成女仆,不动声色的潜伏,直到图穷匕见才念着对哥哥的临别之言,赫然变身,她的战术和头脑,难道不值得我们钦佩吗。


马加特,马莱军方里少数几个头脑清醒并且把艾族当人看的军官,对当前形势看的一清二楚,敢于当面含沙射影的责骂战锤家族。在祭奠现场,即便现场乱成一锅粥,却依然头脑冷静的按照计划执行任务,他将会是韩吉值得尊敬的对手。


我举了这么多例子,无非是想说明,创哥费劲心思打造的新人物,让我们看到这些人都不是恶魔,而是跟你我一样有血有肉的人。


帕岛的人们,我不用赘述。这两拨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诉求,纠集在不同的意识形态下弄脏了自己的手。


每个人都在这战争中沾满了血与泪,有同伴的,有敌人的。而这一切似乎是难以避免的 -  不可调和的矛盾,促使双方必须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跻身这片修罗场,仅此而已。


正义?信仰?这些东西,到了战场上,都会被仇恨、愤怒、恐惧、死亡、绝望所冲淡。

每个人都在这战争里死掉了一小部分。战争杀死的其实并不是死去的人,而是活着的人的灵魂。

三笠眼里含泪看着艾伦时,她难道不是心碎的吗。如果可以选择,谁会愿意去杀人呢?谁会愿意看到伤亡呢?

命运之手把这些人放在了一起,仿佛是无聊时的消遣。但创哥跟我们一样,是带着悲悯的态度的。

他不可能不对自己笔下的角色产生感情。我的猜测是,创哥控诉的不是这任何一方势力,或者任何一个角色。

我认为创哥控诉的是战争本身。


然而他本人并不是个空想和平主义者,他深知和平的真正含义是“天上飞着和平鸽,地上开着装甲车”。我猜想最后创哥一定会在各种惨烈的场面后让双方走向和解,但这和解必然是通过各种牺牲后才可能达成的。


以上,是我第一次写到贾碧。


哦,对了,如果到这里还有人想跟我讨论是否是先撩者贱、马莱跟帕岛谁罪大恶极,我建议这篇文章不用往下看了。抱着这个想法的人,我觉得不宜去读进巨,也不宜读我写的这篇文章。


随着我重新读马莱篇,以及105话中很多篇幅去描写贾碧的痛苦和想法后,我突然意识到,或许认为贾碧 “被brainwashed” 这种看法本身就带着“帕岛中心论”的偏见也说不定呢。


【2】“帕岛中心论” 谈历史 


某些西方学者认为中国执行计划生育是对人拳的践踏,因为孩子的生命权被剥夺,按照他们的价值观,计划生育就是违背了他们所定义的“人拳”,逻辑十分自洽。这只能说明他们没有在人口基数庞杂、资源竞争激烈又紧缺的国度生活过,但是不代表他们所说的完全没有道理:如果可能的话,为什么每个家庭不能自己决定生不生,生几个呢?但是他们不了解中国的国情,强行批评,并认为自己的价值观是普世通用的准绳,这本身也十分西方中心论了。


我并不学历史专业,不过我对历史的基本看法是这样的:这个世界上或许存在客观真理上绝对准确和正确的历史,但绝不会被任何人所知。记载一定会因为立场和利益而出现偏差,解读也是如此;即便是亲身经历了历史,也会因阶层阶级和诸多不同而带有鲜明的个人印记。土改中,土豪所看到的历史是自己的财产被人抢走分了,农民看到的历史是穷得揭不开锅的自己在Party的领导下重新获得了土地可以耕种,Party看到的历史是他们解放了农民的生产力因而推动了经济发展,历史的车轮向前推进,说不定有个外星人瞅了一眼地球模拟器,看到的历史是“这群人进化的挺慢的,要不我制造一点大危机逼着他们点个科技树?”。所以,你看,你所听到、看到的任何历史,都有其局限性。这不是真假的问题,而是立场、角度、利益的问题。


同理,我认为《进击的巨人》中也不存在绝对客观的历史。希斯特利亚看的书里的大地恶魔和尤弥尔的故事,可能是传说,可能是历史。枭讲的,可能是更接近客观真实的历史,但也并不是客观历史本身。威利在祭奠上讲的话,或许就是站在马莱角度上最接近客观真实的历史。我们很多读者一直都站在岛内的角度,那么的确,岛内历史角度看,马莱派出战士队十恶不赦,十分可恶,杀之为快,弗洛克还觉得怎么杀都不为过呢。我想这种预设立场,也是对贾碧仇恨的来源之一。


可假如,威利所说的历史,或许就是站在马莱角度上的“真实历史”呢?按照马莱的史观,耶格尔父子全部都是篡谋者,这个看法一点问题都没有。岛上的人都是恶魔,也是真的 - 能变成巨人蹂躏人类,那种恐惧和血腥在人们脑海里挥之不去,也全部是真的。


站在贾碧的立场上,马莱那些在岛内人听来是“洗脑”的话,对她来说都是真实可感的,是切身利益的 - 对她来说,被人歧视鄙夷、被吐口水、过着看人脸色的生活是真的。参加战士队,刻苦训练后家人的社会经济地位得到了提升,这是真的。她主动请缨炸铁路,成功后800个艾尔迪亚人不用再去排队送死,这也是真的。有不安分的心,敢反对马莱gov,就分分钟打针从高空投放作为人形兵器,这是贾碧亲眼看到,也是真的。贾碧姓布朗,布朗家的莱纳通过做战士,为布朗家族获得了荣誉,布朗家一跃成为了“荣誉马莱人”,随之而来的待遇都是真的。以及最重要的,威利前脚谴责岛上的恶魔,艾伦后脚就血洗雷贝里欧,她亲眼看到佐菲亚被乱石砸得只剩下半身、伍德被人踩得脑浆崩出来,平时熟稔的卫兵叔叔全部被萨沙端掉打死,是真的。


什么叫被洗脑呢?站在贾碧的角度来看,艾伦就是恶魔,是毁掉了她虽不尽如人意却十分珍惜的一切生活的罪恶源泉啊。就像是当年破墙组所作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今天的贾碧,跟当年的艾伦,几乎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我说了这么多,想阐明的一点是:贾碧根本不是被洗脑,而是她的利益 - 通俗的讲她的屁股- 决定了她的脑子在想什么,怎么想。


好了,到这里有人会搬出法尔科。法尔科和贾碧都是马莱的艾族,为什么人家法尔科却在思考和平和沟通和理解的可能性呢?这就要谈到两个人的出身了。


【3】法尔科与贾碧:同睡马莱床的异梦孩子


法尔科跟贾碧,两位小战士候补生,刻画极其有趣。


我们看看法尔科的家庭。法尔科的哥哥叫柯尔特,是吉克的猿巨继承人,也同时也是马加特的重点培养对象 - 从马莱篇一开始,马加特一直有意询问观察柯尔特的所思所想,显然是当成将才在栽培(我不找图了,这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可以自行查阅马莱篇91话到98话)。可是法尔科和柯尔特兄弟并不是自愿参加战士队的。


因为他们姓“格雷斯(Grice)” - 这个姓氏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在格里沙·耶格尔回忆录中,跟他一起在乐园中被行刑的同志,变成巨人前怒斥格里沙教育吉克失败,随即变成巨人。另一次,是法尔科眼见自己的哥哥把贾碧高高举起大家一起高呼时,他冷言冷语,被莱纳板正肩膀要求他发誓时出现。格雷斯兄弟,是因为家里出了“革命party员”,因而被迫参与战士队表达忠心的。


这也就不难理解法尔科从一开始就对自由向往(被炮弹轰晕了,神志不清时对着天空的鹰说快些飞走啊,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对这个system的怀疑(面对贾碧可能继承铠巨,他不把它当做荣耀,反而做了一番冷嘲热讽)。同时法尔科是个非常温柔的孩子,他非常富有怜悯之心,尤其是对弱者。所以他会愿意救助敌军,愿意去安抚战败归来的伤兵们。法尔科不太关心自己“马莱”的立场,而是更关注自己作为“人”的立场。他因而会经常去质疑、去藐视system。


贾碧呢?贾碧姓布朗。布朗家的莱纳是什么人,是铠之巨人的现任持有人,是马莱的战士,荣誉马莱人,凭借自己一己之力,改变了布朗家的社会经济状况。曾经的贾碧走在街上会被人吐口水,如今莱纳带着贾碧上街,街坊邻居全部交口称赞。莱纳的妈是个什么人,天天念叨着荣誉马莱人好,荣誉马莱人棒,我什么都不干,就是想成为马莱人,吾儿莱纳一定要争气,blablabla。这从小的家庭熏陶可想而知。所以在贾碧眼里,做战士恰是马莱艾族最合法、最靠谱、最实际的上升通道了。事实也确实如此(谁能想到突然天降艾伦?)贾碧在这条路上走得特别好,她真的是天生的战士。纵观她的所作所为,你不得不承认,或许是因为决心和意志坚定,又或许是真的天赋异禀,她一个战士候补生比马莱战士还战士。她敢拿自己的命和六颗手榴弹去跟马加特理论,换800名艾族士兵的命。穿着裙子和便装,她捡起枪就能一记甩狙把天上的调查兵打下地。什么保险没有,抓着尸体就敢爬上飞船,上去什么都不问,先打一枪再说。被抓了,觉得临死了,她不依不饶大骂一通,气场上绝对不输给你。你说她不牛逼,我是不服的。


在贾碧眼里,胜之不武不重要(便装,卖可怜,耍诈,这些都没问题),重要的是胜利,重要的是她的生活和她族人的生活确实变好了,这就比什么都重要。贾碧关心的是马莱艾族的立场,她因而不在意她作为一个普遍意义上“人”的立场,更别说是岛内艾族的立场了 -- 况且艾伦刚弄死了她的挚友和身边的人呢。


其实我在想,假设艾伦不来,那么贾碧继承铠巨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贾碧对马莱艾族利益的诉求十分强烈,她或许会在成长中考虑如何进一步在system中改良,改善马莱艾族生活,从而缓解马莱与马莱艾族的矛盾也说不定。而法尔科,说不定会跟吉克一起酝酿革命。法尔科和贾碧在某个平行宇宙,或许关系就像鲁路修和朱雀 - 同样都想变革,但是走了截然不同的路。


到这里,肯定有人还想说,为什么贾碧不去质疑system?这就是被brainwashed了!


我举个非常浅显的例子来论证。


马上要高考了。高考制度有很多问题,对吧。那么你有没有勇气,不去参加高考,不去上大学,而是自己自学成才,去挑战这种制度?不想?不敢?没必要? 你看,身边所有的人都去参加了。韩寒没参加,他后悔了。你连高考制度都不敢怀疑,你是不是被brainwashed了?


但是事实上很多参加了高考的人得到了好处,去了好的大学,有的学了教育,想要改良,也在努力着。怎么到了某些人嘴里,按照规则去游戏,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怎么就成了被brainwashed呢。


开了上帝视角的读者,某些时候会把不切实际的“你应该怎么怎样”加到角色头上。这本身就是十分可笑的行为。


可惜,命运没有给贾碧这种机会。她本可以成长为马莱艾族的温和改良者,这份愿望却随着艾伦血洗雷贝里欧,直接变质为了仇恨的种子。


以上,我尽力阐明了我眼中贾碧的立场与她的诉求。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希望大家更加客观的去看待贾碧·布朗这个角色。对于她杀了萨沙,我自然还是恨的,但我恨的不是她,而是战争本身。这也是谏山创同样痛恨的东西。


希望大家即便在阅读虚拟作品时,依然能不被情绪冲昏大脑,去尽力体会和揣摩深意。




评论(6)
热度(54)
  1. 进击的写手-啄木鸟K总裁 转载了此文字
©K总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