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总裁K,主攻挖坑不填,辅修creative cursing。很忙,所以力图远离愚蠢,并且讨厌跟无谓的人浪费时间。挑衅请谨慎。

本Blog主研进巨瞎jr扯,堆放个人脑洞和各种没有下限的同人小说。

经营进巨分析VX公众号:玛利亚墙洞
经营进巨CP汉化组: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强加于人的善意

本文属于自我反省思考和检讨。基于昨日事件产生。

=====================================

一个大前提:人人是生而不平等的。基因不平等,后天境遇也是不平等的。

那么同一个领域,必然水平有高下。既然有高下,那么必然存在鄙视链。所谓的同行相轻,说到底是因为大家都是一丘之貉(笑),所以对于彼此的把戏都一清二楚,揭起短也来也是容易的不得了。

互联网就像工业革命时期的火车,把三教九流不同阶层的都放在了同一个车厢里。虽然车厢大抵还是分头等舱二等舱三等舱,但是大家终归还是在一辆车上,共用一张互联网。

赵乎上有句话,说得特别难听,但是说得对:“要不是因为互联网,某些人根本不配跟我讲话。”在过去,门第概念和社会等级是规矩,是方圆。在现代,阶层和等级依然是暗暗蛰伏在这金玉其外、其乐融融的软绸缎下的棱角,冷不丁会刺得人一疼。

就像我看一篇文章,第一眼看过去不会考虑作者年龄多大,阅历多深,我可能只会脑子里飘过一句“辣眼睛”,然后关掉页面。但是兴许对方在自己的年龄段写成这样,已经难能可贵了呢?

人生气了,都不免会骂人。我虽然脾气好,若是太生气了,也是会骂人的。但我会恪守一些原则:

1. 绝不嘴里生粪,脏口喷人的。

2. 一定要骂在点子上,确确实实的指出哪里错了。

3. 我态度不一定好,不一定把对方捧着哄着,但我一定会说出对方可以怎么改进。

4. 尽量抱着能在交战和辩论中学到新东西的初衷。

所以,虽然我语气非常不客气的骂过很多人,但是他们一般都不会生气,倒是有很多反而对我肃然起敬。因为我的“骂”,其实更像是直白的指出问题,并且告诉对方可以怎么做。

昨天我就指出了某公众号写的内容中存在非常明显的错误。对方表示不接受,我有点恨铁不成钢,就变得更加不友好起来,更直接的戳了对方的更多问题所在,态度也不好。

我现在在思考:这样算不算condescending呢?算不算居高临下的指指点点?我就没有装逼的意思?我就是真的希望对方好?

初步思考如下:我无法确定我出于什么目的额想法去指出别人的问题并提出可能的解决方案,但是我可以确保我提出的问题绝对不是瞎扯淡或者不懂装懂。所以如果对方能从中获得有用的信息并改善自我,那是我希望看到的结果。同理,如果别人指出了我的问题,哪怕语气不善,哪怕初衷很恶劣,但是如果让我转念一想确实有道理,那么我就应该放下自尊心,去思考如何善用这份观点。

但是我转念一想,想起了鲁路修的故事:

查理和玛丽安娜抱着为世界好的初衷,想要把诸神毁灭,让世界从此没有谎言。鲁路修生气的对查理和玛丽安娜大吼“你们这份强加给世界的善意,就是正义吗?”

我或许也在强加自己的善意(当然,我也有我的恶意,毕竟看到不懂装懂这种行为,我很难不生气,我容不得对真理、知识和事实的亵渎)也说不定呢。

就像我抱着善意,把自大的井底之蛙强行从井里带了出来,让它看到大千世界,结果导致它精神刺激,最终自杀,那么责任是不是在我身上呢?

我确实是居高临下的。我承认这一点。因为我恰好站在金字塔上比对方高一些的地方,而我懒得去掩饰高度差的事实。我还同时承认,我这个人比对方站得高,其实未必是因为我有天赋或者我努力,而是因为我就是出生在一个好的家庭,对方付出了一百二十分的努力却依然赶不上,这样的事实是存在的。就像我之前谈基斯教官一样。

人喜欢拿自己做尺子,瞧不起不如自己的,奉承阿谀比自己高很多的。

我抬起头,也根本望不到金字塔顶,黑压压的全是人。他们也可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对我指指点点。这时,我可以足够聪明和冷静,透过恶劣的态度,战胜自己盲肠一般的自尊心,低下头去请教,并洗濯出有用的观点,去改进自身,从而往上攀一步金字塔,从而跟那些之前俯视我的人平起平坐吗?

通过昨天这件事,我的答案是:希望我可以。


最后:我还是想说一句,当我面对一个人实在没有别的可夸的地方时,我才会搬出“这个人很努力”这样的言辞。但是把这份夸赞当成值得骄傲的事情,那就太可怕了。

努力只是一个中性词,用在错误的方向,只会变成廉价的自我安慰品罢了。

基斯·加迪斯也很努力了哇。他是可爱的人哇。他的人生有价值哇。

但是他也必然藏在埃尔文韩吉和利威尔的光芒后。

这也没什么好争辩的不是吗朋友?

你想做基斯,还是想做埃尔文韩吉利威尔?

评论
热度(18)
©K总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