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总裁K,主攻挖坑不填,辅修creative cursing。很忙,所以力图远离愚蠢,并且讨厌跟无谓的人浪费时间。挑衅请谨慎。

本Blog主研进巨瞎jr扯,堆放个人脑洞和各种没有下限的同人小说。

经营进巨分析VX公众号:玛利亚墙洞
经营进巨CP汉化组: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被憧憬的灵魂消失之日

本文又名:网络姻缘一线牵

预警:本文真的会暴露年龄。本文形散神也散。

我家买电脑买得很早。我第一次上网,大概是年龄刚到两位数时。那时没有光纤,也没有宽带,只有拨号上网。上网的时候,家里的座机电话(是的,我专门加了座机二字,恐怕现在的孩子们不知道手机之外还有什么叫电话)会陷入瘫痪,只有一堆杂音。所以我每次偷偷摸摸上网的时候,特别怕我妈打电话给家里,这样我就暴露了。

就算我说我在网上查学习资料,我妈也不会信。后来我发现浏览器有个功能叫历史记录。我无师自通学会了清除记录。然后伪造几个查询界面。我妈就从江信江疑变成了摸头“注意保护眼睛”。

然后我很自然而然的也学会了上不可描述内容的网站。天知道,我当年还是个孩子,我只是打开各大门户网站的小游戏页面打游戏而已,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就点进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至今记得打开的第一个不可描述页面讲的是Cunnilingus的技巧。讲得绘声绘色,手把手,嘴把嘴,并不算色情,倒像是一本严肃里带点调皮的技术指南。我一边看一边怀疑人生,最后低头看向自己的胖次,心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难以名状、不可理喻的行为?

很多年后的我,在被进行这种难以名状不可理喻的行为时,脑子里依然会浮现出那时的场景。然后爽得一塌糊涂。当然这是后话。

我们现在得把时间轴跳到我青春期和我的后青春期。

你们有没有那种在网上看到一个人,ta的文字让你的眼睛被屏幕吸进去,让你由衷的感谢互联网的发明,把志趣相投的人聚在了一起?

我有很多这种时刻。但是今天我只讲一位我很喜欢的写手。

没什么好遮掩的,我是通过搜肉文认识她的。

青春期和后青春期时的我,跟大部分乖乖女一样,不谈恋爱,积攒的荷尔蒙爆棚,又无处发泄。但是跟很多女生不同的是,我和我身边的姑娘们,都觉得色情文学是生活里再常见不过的消费品。没有实践,我们只能在理论上大踏步的前进。课间讲黄段子,周末一起把自己这周在名著里找到的各种不可描述片段拎出来一起评析,对班上的男孩子们品头评足,乃至我自己写车,我朋友给我配图,等等等等。

那是个很奇怪的时代。学校依然是高压的禁欲政策,谈恋爱和男女之间稍微亲密的接触都是不被允许的。可我所在的小圈子谈起性,几个姑娘又兴奋又严肃,混杂着猎奇和好奇的目光审视这些成人世界的林林总总。仗着自己学习成绩好,老师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我们越发肆无忌惮,甚至在班上搞起自发了性科普。

想想我也觉得自己是女性主义先锋啊。

我搜肉文本来是交差,因为这周轮到我推文了。

我就这样搜到了这位作者的成名作。坦诚的讲,我是抱着看车的心态来得。但是女人看车跟男人不一样,我觉得没有情节的车都是瞎扯淡。所以这篇文章里有车又有剧情,而且女主角意外的性子很讨喜,加上文笔还不错,我放得极低的期望值一下被溢出。花了两天时间看完了此文,爽之又爽,从此一般的NP文入不了我的眼。在网络写手里抓住一个好作者并不容易,于是又把她其他的文追了一把。追她后来的作品,却越看越觉得憋屈,觉得怎么这文章越写女主角越憋屈呢?活生生一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呢?怎么生活这么艰难呢??

彼时的我还是那种躺在床上就觉得自己在日天的狂女子。我的闺蜜是那种在桌子上写“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事”的霸道总裁。于是我们一边吐槽一边看车,同时脑补如果自己是女主角会怎么折磨男主角。

我们得把时间轴再拨到今天了。

看得多了,听得多了,再加上自己经历的多了,我慢慢的知道了自己在社会金字塔里所处的位置。我在读懂了 Fitzgerald的the crack-up后,一下子被这段话抓住了心:

I had seen so many people all my life—I was an averagemixer, but more than average in a tendency to identify myself, my ideas, mydestiny, with those of all classes that came in contact with. I was always saving or being saved—in a single morning I would go through the emotionsascribable to Wellington at Waterloo. I lived in a world of inscrutable hostiles and inalienable friends and supporters.

今天再读那篇作者的文字,却觉得字字诛心。

我才明白那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我过去一直看着却不曾读懂的人情世故。亲人之间的微妙互动,阶层差异引发的各种认知不协调,形而上的精神与形而下的肉体以奇妙的方式纠缠。

这位作者是真的太厉害了- 她对每一种人的洞察力都惊人的可怕。二代就是二代,妓女就是妓女,学生就是学生,黑老大就是黑老大,商人就是商人。跨越阶层、身份迥异之人的爱情能写得如此触目惊心,又带着些浪漫言情的色彩作为调剂,让人又爱又恨,又惊又怕。

我过去只是觉得她文笔还不错,现在看来可以算是通俗小说里极高的水准了。看似平淡的遣词造句,没有一句废话,读来顺眼顺口,又栩栩如生。这种看起来不起波澜的文笔,其实是经过多年历练而出的老枪了。

我羡慕有人能将这人间的悲欢离合写得如此动人、接近真实的人。

我此前一直不屑于去写自己的生活,现在想来,其实这是我一切想象力的根本土壤。看似平淡的生活,在卡夫卡笔下都是悲壮的。我又为何总要躲在自己脑洞的世界里,惧怕触碰真实世界的根须呢?

我渴望读到那些故事的结局,于是我开始疯狂的搜索这位作者的驻站。鲜网已经倒闭了。晋江上她似乎又换了笔名。终于找到了微博,她在上面说了那些没能写完的故事的最终结局。因吹斯听的是,她说自己的故事没有存档,鲜网倒后就没有了。她想看自己的小说还只能去盗文站点看。

日期却停留在了2015年。这是她最后一次给自己最新的故事更新。

如今的她在哪,是否还在写小说,我无从而知。

就像是我在网上认识过的一个鲜活灵魂从此消失,我却与她失之交臂。

我很恨自己为什么不早几年去联系她,那样说不定还能跟她交上朋友。

但是凡事无凡事。

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细品她的文字,在其中打捞起她的灵魂。

我想象很多年后,我所有的平台ID都被我弃用了。就像是我褪下的壳,我曾经在其中鲜活过,而文字是凝结时光的琥珀,把某个时期的我定格其中。而真正的我也消失在了网络中。

这时,有个跟我相似的灵魂无意间闯进了我的时光机,看到了彼时的我。

或许ta从来都找不到我。或许ta永远无从跟我说上哪怕一句话。

但这一刻的惊艳,本身已经是个美丽的奇迹了吧。

【END.】



评论(9)
热度(18)
©K总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