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总裁K,主攻挖坑不填,辅修creative cursing。很忙,所以力图远离愚蠢,并且讨厌跟无谓的人浪费时间。挑衅请谨慎。

本Blog主研进巨瞎jr扯,堆放个人脑洞和各种没有下限的同人小说。

经营进巨分析VX公众号:玛利亚墙洞
经营进巨CP汉化组: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想钱想疯了,社会我豪哥

一句话梗概:我跟我的朋友子豪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得出的结论是,一个想钱想疯了的人是可怕的,两个想钱想疯了的人凑在一起就能把天日到住院。

============================================

我的朋友子豪当初毕业后去了鸟不拉屎的菲律宾做外贸,整个分公司就他跟他上司两个人。他拿了一年可观的薪水后,得出一个结论:他觉得他还是在老家南昌呆着比较开心,哪怕收入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一。不做外贸后他去做了机构的老师,但他前两天辞职了。

社会我豪哥是个霸气的人。本科时,他室友熬夜打dota,他直接拔网线。在我跟他成为朋友之前,他能公然在课上跟老师说“I think everthing here is boring and I wanna leave”然后就直接背起书包跑路。他跟女朋友吵架,会在宿舍里狂砸东西。他跟人急了,是真的要动手打人的。

其实我一直觉得他脑子有问题。最后竟然跟他成为朋友,可能因为我脑子也不太正常。

豪哥这次裸辞过程如下:他带的两个班,用一样的试卷考试,后考的班作弊,各种一百分。他看了几张卷子,然后到班上跟同学说“我要你们满分卷子干嘛??”然后他直接走出教室,跟上司说“我的学生作弊,我不能容忍,我不干了。”然后他就回家了。

整个过程干脆利落,抬逼无情,让我这个一直想社会但是社会不起来的怂逼好生羡慕。

社会我豪哥日常失眠,在五星红旗的国度过白宫时间,所以他总是跑来骚扰我。我说,我现在比你还惨。

对于自己傀儡式的前四分之一半生,我没什么怨言,但也谈不上喜欢。一直走在“正确”的路上,做着“正确”的事,这种大方向上的一本正经导致我经常无意识的故意掉链子。我写出来的很多东西都非常可怖,无法示人,大概就是被这生活逼的。这说法显得非常“第一世界”,因为我既不担心饿死冻死,也不担心世俗意义上的大部分事。

但我知道有什么东西已经烂掉了。

就像还年轻美貌时的杜拉斯,已经知道她的脸被毁掉了。就像菲茨杰拉德在《了不起的盖茨比》里准确预言了自己的一生、但依然如怒驰的列车一般向着绚烂和毁灭驶去。

子豪跟我说过类似的话。他是个睿智而有深度的人,可他就甘愿去做一个轻松不来钱、周末可以跟人踢踢球平凡的工作。如果说我还有文字可以去感知记录,那么他的思想小宇宙大概仅存于和朋友深度对话时的火花了吧。

两个人缺钱起来就开始丧心病狂,开始吹牛。

我列举了我觉得我们可以赚钱的方法:

1. 上知乎赶营销末班车,收智商税,写写软文,搞搞合作,点个赞50块,赶上危机公关趁机讹诈相关机构,开个live瞎jb扯反正总有人上当。

2. 开个色情小说订阅网站,每天写点黄暴猎奇的东西,会员制,发展的好去找画师朋友来画插图扩大业务,再找几个高质量写手一起日常飙车,打造中国网络届女性向开车梦工厂。

3. 搞个论文润笔公司,改稿子,承包投稿业务,帮广大学术水平高英语水平低的学者跻身牛逼期刊。

4. 做独立游戏,要黄暴猎奇卖座的,做个trailer然后众筹,管它能做啥样总之先有钱再说。抓个程序员,抓个画师,我男朋友负责关卡设计和音乐,我就搞剧本。

5. 远程授课,教英语写作,老子现在是GRE作文5分的女人,别的没有吹逼一下考试技巧还是可以的。

6. 游戏直播,史上最战五渣的主播,弱逼程度让观众无法直视。通过勾引老E达到广告目的。

7. 开个淘宝店卖hentai,什么原味丝袜啦*** 啦*****拉*******啦*******等等等等。


子豪觉得我们很有想法。


但我知道我们还是要走上所谓正确的道路的。

子豪还是会去乖乖找一份朝五晚九的安稳工作。

我还是会颤颤巍巍递申请乖乖找老板。

我们都想钱想疯了。

我们都被这想钱想疯的社会遗弃了。

评论(1)
热度(12)
©K总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