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韩厨,利韩厨,原著分析党。
通吃CP,没有洁癖。
写黄暴的文,做腹黑的人。
故事写得比分析好然而没人看233
日常GRUMPY但富有亲和力。
同情双商低下人群但擅长拉黑。
经营@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欢迎提问和讨论进巨相关问题。

Grow a vagina girl. Don't be a sucker.

睡美人

我总会做奇怪的梦。


简直可怖。如同身体里的小怪兽苏醒了一般。


我把橱窗里的一个女人拉了出来,就是那种活体模特。

她摆着bad romance里那种造型,造型花枝招展,眼里是空洞和歇斯底里。她是blade runner (银翼杀手)里那种复制人,面前摆着一架迷你小钢琴,但她从未弹过。仿佛她的作用只是为了被人看。

我打碎玻璃橱窗,把她拖进教室,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殴打她。

梦并不因为是梦就缺乏了真实感,我的脑子完整的脑补了一切信息。我的手揪着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撞上墙,那闷声响的动静。我谩骂她,所有恶毒的字眼都冒了出来。我踹向她身体每个角落,而她仿佛把所有的痛苦都转化成了狂笑。她死死的盯着我,我狠狠的殴打她。

我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大约是不得补如此。

因为我的内心始终在恐惧,我浑身都在颤抖,我感觉到罪恶爬上了自己的脊梁。

然后我想起了韩吉,她第一次拔掉人的指甲时是怎样的感觉呢?很痛苦吧。人在伤害他人时怎么会没有犹豫呢,同样是血肉之躯,谁说加害他人之人从一开始就是麻木冰冷、无动于衷的呢?

我想象身后有个巨大的机器,齿轮咔咔作响,轮子上装着坦克履带,就这样目空一切的碾过万物。我被这机器逼迫着,成为它的某个部分,忠诚的执行使命。

是那机器操纵着我的手,对着面前人偶一般的女子施暴。

不是我。那不是我的意志。我这样安慰自己。

人偶一般的女子不流血,也没有淤青。仿佛就算拉扯断四肢,也只会露出下面的电子线路、芯片和钢制的结构。

然后她大约是笑够了,或者我大概是打累了,她合上了眼睛,沉入了永久的睡眠中。


我转身发现这偌大的房间空无一物,只剩下我和手里自己的血。


寂静降临。

阿门。

评论(9)
热度(7)
©Kinok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