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韩厨,利韩厨,原著分析党。
通吃CP,没有洁癖。
写黄暴的文,做腹黑的人。
故事写得比分析好然而没人看233
日常GRUMPY但富有亲和力。
同情双商低下人群但擅长拉黑。
经营@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欢迎提问和讨论进巨相关问题。

Grow a vagina girl. Don't be a sucker.

你们差点永远的失去了宝宝我

一句话梗概:今天早上想看日出的我一开门看到一只黑熊从木屋门口距离我不到5米的地方哧哼哼哧经过,然后我靠12点幸运值逃过一劫。

如果热度过10我就在文末附赠应对熊的实战技巧(?)经验和教程。


=======妈的,抽根辣条压压惊先。=======


我一直觉得按照辐射世界观设定,我的属性点分布应该如下:

Strength 力量: 3 (战五渣表示打枪后坐力只能hold住RL22)

Perception 感知: 2 (深度近视+永远找不到东西)

Endurance 耐力: 6 (能忍的我)

Charisma 魅力: 8 (嘴炮技能level 999 + 确实人见人爱的腹黑)

Intelligence 智力:8 (不吹不黑)

Agilit 灵活:4 (炒鸡clumsy)

Luck 幸运:12 (拈花微笑,不想说话)


作为一个一直走在人生风口浪尖的我,继坐国际航班忘带护照、热水器爆掉就报了警、心脏病发作叫救护车然后三个月后收到账单又发作了一次心脏病、围观游行示威差点他妈的被人踩踏而死后,又创造出了新高度。

我以为我一个车龄不到一年就敢挑战秋名山的车神,一路高速飙到100迈、开他娘的几字形弯道和360度圆圈弯道、开在窄得一车当关行人莫开的山间小道上、开下路牙子一底盘嗑在石头上已经是这一路最大的状况了。

我显然低估了这次旅行的危险性。

我还是从头说起吧。

这次旅行是康康拉我去的。你们肯定要问康康是谁,康康跟我一起过着无性婚姻的室友。这次放假,康康说想出去短途旅行,我们找到了去某国家公园的大部队,一行十七个人,四辆车,来了一趟说开车就开车的旅行。

关于这个国家公园,你们只需要知道它位于亚热带常绿阔叶林气候带,是个晨雾弥漫、森林浓密、秋季时飘满了红叶的温暖之地就行了。

以及,是的,这公园里有熊,有蛇,路子有点野。

在开了4个小时的车、走过弯得跟电话线一样的盘山公路后,我们到达了公园内的小木屋住宿地。我们的这栋木屋叫Black Bear Bunker House (黑熊木屋)。

我刚进门的时候调侃说:咱们这木屋叫黑熊,这附近不会真有黑熊吧?

领队的马哥拎着半瓶伏特加淡淡一笑:有也不会让你见到啊!

那时我没想过我们会一语成谶,立了这么大一个flag。


木屋美的不可方物,上中下三层,鹿角的灯、木头的家具、厨房里应有尽有、一楼还有温泉池(我泡得爽的要死)和游戏室。我跟康康终于第一次躺在了一张床上。

第一天晚上,她在我们俩中间摆了2个枕头,说谁越过谁就是禽兽。

我说:这种时候装什么直女!!!

 于是经历了一系列不可描述的行为后我们睡着了。

* For the record,我们俩都很直很直。


第二天康康想整个幺蛾子。她目光灼灼的说:KK我们去看日出好不好!

我说好啊咱们把百叶窗打开保准清晨第一缕阳光落在你脸上我会怜爱的看着你泛着油光的脸把你踹下床说“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她很执意要去开盘山路一个小时的观景台看,我们掐指一算okay日出是七点40那我们六点起床吧。同车其他两个队友也都同意了。

好了到这里我们必须把时间轴往回拨一下,讲讲我们的晚餐,因为这一点至关重要。

这天晚上我们吃的是烧烤,自己买的碳自己穿的串自己做的烧烤(我只是个打下手的渣渣别问我怎么做的我不会),然后我负责收拾厨房。我把垃圾丢进垃圾袋后,烤串签子扎破了垃圾袋,流了一地的饮料,他们男生就把垃圾袋扔到了木屋门外。

 我来给你们一条重要的人生建议:出门在野外,请一定一定一定不要把食物垃圾随便乱扔或暴露。

如果你们在某沙漠国家公园里经历过车里放了水、车窗忘了关紧、回到车前发现一群蜜蜂密密麻麻贴在车缝里的场景,你就会懂我的意思。

又或者像这次我经历的一样,你们一定会记住这条这条终生受用的建议。


好的,我们再把时间轴调到看日出这天早上我睡眼朦胧被康康搞起来、一脸grumpy max的表情噔噔噔走到一楼准备拿了车钥匙就出门的时候。

感谢耶和华感谢安拉感谢佛祖,因为早上格外grumpy外加精神气不好,我一上来就先打开了室内的灯,准备找钥匙。而且我们几个还说了几句话,好说歹说是制造了些许动静。

我身后是同样没睡醒的施施姐,再后面是抱着两条毯子的康康(她说怕冷可以披着看日出)。就在我霸气万分打开门的这一刻----------


一只百分之一万是熊的生物哼哧哼哧从小木屋门口的矮楼梯旁边不到2米、距离我整个人不到5米的距离经过。


下一秒我一气呵成完成了关门、锁门、脸色煞白、嘴巴张成o字等动作。

康康和施施一脸懵逼问我是见鬼了吗?

我说:不,见到熊了。


我之前不是没见过熊,但是大多是在望远镜里见的。此前哪怕最近的一次也是一只母熊带着两只小崽在距离我们一条河的山坡上悠然爬行。

所以我一下子感觉自己是不是没睡醒还是看错了。

但我非常肯定不是 - 看轮廓看动作听动静怎么着都是熊。这熊爬行的高度大概齐我胸(我是个跟兵长差不多高的迷你人)吧,不确定。

但是这在门口昏暗壁灯中、5米开外那笨重的影子掠过我眼前的场景我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

我们事后仔细推算了一下:

为什么熊回来呢 - 因为我们把垃圾丢在了外面,里面有烤完没人吃的肉和生肉,熊一定是闻到了味道跑来想刨垃圾袋觅食;这一带全部是人住的小木屋想来熊已经知道这里会有人吃剩的食物(之前我在黄石的宿营地旁边碰到

coyote 北美郊原狼也是同理),所以可能会经常来觅食;

为什么熊会在我开门这一刻刚好经过我面前呢 - 因为我开灯了并且说话了,这些动静足以让熊警觉,但是想来这只熊比较贪,还想多扒拉两口静观其变,但是在我开门这一刻它作出了“危险,离开”的判断。

康康说如果是她的话肯定不会开灯(因为客厅有男生睡沙发),怕吵着别人;但是起床气max而且找不到钥匙的我就很果决,说开灯就开灯。

我们又脑补了一下如果我们悄无声息的出门会怎样:

我走在最前面,手里拿着车钥匙准备去距离我十米的车上,我后面跟着拿着水壶的施施,然后是抱着两块毯子的康康。然后我们三个点形成了一道稀疏的直线,然后熊一定在垃圾袋旁边,而垃圾袋在我们这个稀疏直线和一道弧形的围栏中间,围栏后面是二十来米的悬崖... 

我们四对眼睛一定会陷入尴尬的对视.... 

我会纠结应不应该往车上跑,施施在思考要不要倒地装死,康康会祈祷身后木屋的门没关上,因为这愚蠢的门有密码锁,一旦关上了还要输一个极其复杂、长到可以让熊决定吃不吃人的长度的密码。


于是这事让我们感到都非常的后怕。

客厅的男生和我们锁上门后透过窗户暗中观察。

得出一个不需要得出的结论说就是熊。


这日出也不用看了,我觉得比起诗和远方我还是比较在意眼前还能不能苟且,我觉得苟且挺好的,至少是活着。

虽然另一方面上如果我能跟熊对视上还能活下来,这又是我人生的新巅峰了... 

康康事后把小木屋门口的照片发给了她妈,画了一些示意图,说明当时熊在哪;她妈说:挖!你们的小木屋真的好可爱哦!康康跟我翻了个白眼说可爱她麻痹。


总而言之,你们差点失去了宝宝我,总而言之,我在作死的道路上创造了新高度,总而言之,活着真好。

不说了,继续抽根辣条压惊。

热度过10我就来点对付熊的教程。

关键词:Bear Spray 防熊喷雾

错误示范:枪械

评论(9)
热度(23)
©Kinok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