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狂暴化马猴烧酒。


我有一个脑洞,所有平行宇宙都不足以填补。空虚和寂寥时,它会突然吐露一言半语,有时是长篇大论。有的可爱,有的可怕,有的可笑,更多的,是不可言说。

“这是我们跟这个残酷的世界所抗衡的唯一的方式”

“这个会编造人物和故事的早熟才能、即作家才华的起点,它的起源是什么呢?我认为答案是:反抗情绪。我坚信:凡是废寝忘食的投入与现实生活不同生活的人们,就是用这种间接的方式表示了对这一现实生活的拒绝和批评、对现实世界的拒绝和批评以及用自己的想象和理想制造出来的世界替代现实世界的愿望。那些对现状和眼下生活心满意足的人们,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时间投入到创作虚构现实这样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的事情中去呢?”


---- 马里奥·略萨,《给青年小说家的信》


我流下的大部分泪水都是给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世界的。

评论
热度(5)
©Kinok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