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狂暴化马猴烧酒。


我有一个脑洞,所有平行宇宙都不足以填补。空虚和寂寥时,它会突然吐露一言半语,有时是长篇大论。有的可爱,有的可怕,有的可笑,更多的,是不可言说。

【碎碎念】分析 vs. CP脑:奋力挣脱的牢笼

即将百粉,感谢大家的支持。

也为进巨做了这么多分析/翻译/脑补了,最近渐渐领悟到了一些事。

理论上讲,一个好的分析党,在看待事物时是一定要尽量排除自己的主观色彩。就像一个科学家在做实验时要尽可能的严谨,避免让自己的感情去干扰结果一样。

可是另一方面,所有的科学家在做实验前,都有自己的假设和期待。他们有着自己的假设,然后为了证明自己的假设而去客观严谨的收集证据。


所以现在我试图在做的事情:

1. 尽量在分析时拆了自己的CP脑,按照官方爸爸的信息去进行文本分析;

2. 在给出个人意见和私货时,我会明确的提示以下内容为CP脑产品,以分清干私货;

3. 我从不否认我的CP脑对我分析的影响,但我认为这是几乎不可避免、而且合情合理的。辩论的基础是双方有着自己的立场,因而自己去奋力的收集证据驳斥,让讨论变得有理有据。所以对我的分析和看法有意见的话,用证据反驳才是最正确的方法,而不是挂微博然后狺狺狂吠 (这只会暴露蠢不可及和匮乏的科学素养)。


就这么点废话吧。就不打更多tag了。


评论
热度(7)
©Kinok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