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韩厨,利韩厨,原著分析党。
通吃CP,没有洁癖。
写黄暴的文,做腹黑的人。
故事写得比分析好然而没人看233
日常GRUMPY但富有亲和力。
同情双商低下人群但擅长拉黑。
经营@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欢迎提问和讨论进巨相关问题。

Grow a vagina girl. Don't be a sucker.

【预告】SS军官利威尔X犹太科学家韩吉 - 魔鬼的絮语


本文已正式连载:

【BD$M】Der Teufel flüstert CH 0-2

【BD$M】Der Teufel flüstert CH-3

【BD$M】Der Teufel flüstert CH-4

【TEST-3】加冕之夜1 (R18)


【题图太太Redwarrior】

韩吉快要过生日了,之前跟@桔梗哀之乐 姑娘一起脑洞出了这个二战au脑洞。简单来说again我想来个B&D&S&M的无节操的第八个字母文。
但是我的手很正直。所以应该还是有节操的。

本文致敬Inglorious Bastards 和 Hellsing 和 辛德勒名单。

 我是个军事废,本来打算做点研究再写,但是我管不住我这个手,所以各种OOC(完全可以当原创小说读了)和不符合二战AU的事情(完全是K的自制宇宙),欢迎大家指正。

作为预告仅放出第一章,如果跳票,我不负责。


【请勿私自转载出lofter哦,请私信我~】





是她脸上那份早已等待这天到来的从容抓住了利威尔的眼睛。

 

被厚底军靴踹开的门,乌压压的步枪枪口,满天乱飞实验表格,解剖台上一只垂死的鸟,心脏在愤怒的跳动。黑胶唱片机放着舒伯特的圣母颂,悠长温柔的旋律跟这房间里隐隐飘着的消毒水味道格格不入。

 

站在一堆瓶瓶罐罐中的女人身上的白大褂乌七八糟,沾着些许血迹。她手里捏着解剖刀,没来得及放下。她那随意粗暴的栗色马尾油腻发亮,跟她本人一样桀骜不驯。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丝不苟的金丝圆框的眼镜。

 

“早上好,韩吉·佐耶小姐-还是夫人?请问我能有幸走进您的实验室吗?”利威尔·阿克曼站在逆光的门口,投射出了跟他实际身高完全不符的巨大影子 - 他那压低的帽檐影子刚好落在这女人的脚边。

 

“你们已经进来了。另外请叫我佐耶博士。”她语气里没有欣悦,这是自然的。没人会对不请自来、拿枪对着自己的人表示欢迎。但是,她语气里也没有害怕,这就十分有趣了。很少有人能面对穿着党卫军制服还面不改色。她眼角眉梢甚至还写着直言不讳的躁火。她身旁的助手,一个个子比她高却瑟缩着身体的中分金发圆脸男人,正一边害怕的瑟瑟发抖一边奋力横亘在她和枪口之间。这一幕看得利威尔想笑之余又不得不多了几分玩味。

 

“这些都是无法省略的形式主义 ---- ”踢踏的军靴和金属枪口是宣示党卫军权威最有效的方式,当然礼节也是必须尽到的。他手一挥,所有的枪都再次拴紧保险,垂在背后。

 

“我为这唐突道歉,佐耶博士。”他不紧不慢的踱到她面前,“请允许我作个自我介绍------”

 

“你是‘犹太猎手’。”她的镜片反着寒光,近乎睥睨的俯视着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大部分人都比他高。他本人很意外的享受这一点,因为这种短暂的俯视会在接下来无限的仰视中,令他攫取到反差的快感。

 

“啊----佐耶博士看来是很了解我们了。即便如此,还是请允许我做个正式的自我介绍---- ”他的手作势伸向她刚放下解剖刀、还沾着些许血污的右手。他随之动作一顿。“佐耶博士,请允许我--- ?”

 

她很快读懂了他的意思,粗暴的扯下了自己左手的手套,然后伸出了左胳膊。他微微屈身,握住她温凉瘦长又筋骨分明的手,将嘴唇贴上去,同时抬眼盯着她的脸,几乎是在享受一般咀嚼着她的愠色。

 

“利威尔·阿克曼,党卫队少校,更广为人知的绰号是‘犹太猎手’。您今天的不速之客。”他吻完她的手后说到,“佐耶博士,听着这么美的圣母颂,不想喝杯红茶吗?虽然我们还没能完全摧垮不列颠,听说那里的茶似乎别有风味。”

 

黑胶唱片依然静静的流淌着悠扬美妙的女声。

 

“阿克曼少校,感谢好意。我这个犹太女人还是比较喜欢咖啡,让您失望了。”她说。

 

“请问我能坐下吗?”他并没有因为这个绵里带刺的回应不爽,他的视线落在了这房间里的唯二两把椅子上。

“当然。”她觉得这简直好笑。随时可以像捏死一只老鼠一样杀死自己的人,却装模作样,礼节周到。

他坐了上去,然后对她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这并不是邀请,而是命令。

 

她没什么选择。

 

那么,韩吉·佐耶,你会死在哪个可怕的集中营,亦或是哪个可怕的拷问室呢?她这样问自己。躲在再偏僻的乡下也终究是没有用,拥有SS肩章的士兵们总有一天还是会找到自己。这始终没有结果的研究,是终于要跟自己的生命一起结束了吗。

 

“佐耶博士,您那天才的头脑跟您这下贱的血统,真是个糟糕的搭配。”他说着不知是嘲讽还是惋惜的话,压低的帽檐下狭长的眼睛抓紧了她的视线。

 

“但是呢 ----- 埃尔文·史密斯少将却对您的研究有所耳闻。”他故意在这里顿住,然后欣赏她的表情。

 

如果说之前她还不曾恐惧,想要一死了之,在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被自己的解剖刀切开身体前,那些动物实验体的感受。

 

“犹太猎手今天的任务是二选一。把一个聪明识务的科学家纳为己用,破例吸纳入第三帝国的血液中。”他阴影中锐利的眼神紧跟着她紧抿的嘴唇,“或者是把一个潜在的危险头脑就地消灭,让肮脏的血统再少上一分。”

 

不算太长的沉默后,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她的助手,突然像是发狂一般,竟然一边企图夺枪一边喊着诸如快逃的话。

就好像这三把步枪会都对准他而忽略掉栗色头发的女人一样。

 

迅速上膛声后是一声枪响,却是来自利威尔的手枪。随即是助手的惨叫。

 

“莫布里特!!!!!!!!!”她痛苦的皱眉,下一秒就要起身冲向倒地嗷嗷惨叫的助手。

听起来是个有点蠢的名字。他吹了吹枪口的烟,这么想着,同时一把按住了正欲起身的她。

她被他这看似矮小却蕴藏着不可抗力气的身体所震惊。

 

“我只是打中了他的腿。不用紧张。”他扫了一眼抱着腿打滚、血从裤腿里渗出来,圆脸上五官紧缩的男人,随即再次欣赏她脸上的阴影。

 

“我接受。我可以为你们研究。尽我所能。但是 -------- ”她不知从哪掏出了另一把解剖刀对准了自己的脖子,“有他有我,没他也没我。”

 

血从她白皙纤长的脖子上淌下来,“再说,他是我的助手,杀了他对研究也没有好处吧。阿克曼少校。”

 

戚。真是见鬼,今天见了这么多血。他心里咒骂了两句。

他的眼睛在她和助手身上来回扫了两下,然后说:

 

“让他活着也不赖。”他把枪插回枪袋。

 

毕竟有羁绊的人,牵制起来会更容易啊。他的内心几乎在狂喜了。

 

“那么,合作愉快,佐耶博士。”

 

恶魔的微笑大概就是这样吧。韩吉·佐耶在被套上手铐这一刻,跟利威尔对视上了。

她在他眼里看到了属于自己的地狱。

 

黑胶唱片机里的圣母颂终于结束,跳针轻快的抬头,仿佛挽歌已经结束。


后续:【无责任】卐 SS军官利威尔X犹太科学家韩吉 TEST-2

评论(17)
热度(31)
©Kinok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