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韩厨,利韩厨,原著分析党。
通吃CP,没有洁癖。
写黄暴的文,做腹黑的人。
故事写得比分析好然而没人看233
日常GRUMPY但富有亲和力。
同情双商低下人群但擅长拉黑。
经营@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欢迎提问和讨论进巨相关问题。

Grow a vagina girl. Don't be a sucker.

同文安利/写给KK的不正经(伪)长评

感谢宴息姑娘的长评,她也是我搬进lofter后认识的第一位朋友。

我一直很喜欢跟大家讨论写作,最近自己也在探究写作中的人物塑造一题。


1. 关于POV写作


选择POV(point of view,人物视角),尤其是第一人称写作,是我最近才开始的。我之前一直用第三人称写作,确实对于写手驾驭故事来说,第三人称是最简单的,因为:

a.只要作者愿意,就可以在行文中随时随地变成全知全能的神,潜入某个角色的脑海里视奸。在这方面,第一人称操作起来可能会有一定难度,虽然也不是不可以。

b.最重要的是,第三人称写作中的叙事者是“作者”,一切都明显带着“作者”的滤镜。而第一人称写作中的叙事者是“角色”,想写好的话必须带着“角色”滤镜。

什么是"角色滤镜"呢?所谓角色滤镜就是指,第一人称中的叙事内容和口吻,必须完全符合这个角色的受教育程度,对世界的认知,看待事物的方式,等等。所以如果用第一人称从一个孩子的视角写故事,难度就会很大。因为孩子对事物认知是比较浅的,而通常读者的认知比孩子高很多level。


试想没人想去看一个8岁孩子的呓语吧。那么,想要从孩子嘴里写事写的让读者满意,通常的做法是用孩童般的口吻讲大人才能懂的事情。比如《头文字D》里有个姑娘做援交(日本女学生通过被包养之类的换零花钱),就写的比较隐晦。女孩说我每个月见爸爸3次就能拿这么多钱真的没问题吗?明眼人结合上下文就看得出来这个“爸爸”其实是女孩的援交对象。再比如《阿甘正传》里,阿甘智力有问题,说珍妮的爸爸很爱她,经常紧紧抱着她亲她;但是我们观众一眼就能看出其实这是珍妮的爹在性侵自己女儿。所以用孩子的视角讲事的话,一方面作者要去代入孩子的眼睛,另一方面要写出成人能接受的高度。所以我为了图省事儿一般从孩子的角度写事的话,不是从“角色长大后回忆自己的童年”来写,就是把孩子设定成一个很早熟的类型,方便展开。


做的好的角色滤镜是应当贯穿叙事所有的细节的。这很难。比如现在这个角色心思缜密,那叙事里就应当有很多思考。如果ta比较粗枝大叶,那么叙事就应当泛泛而谈,缺乏细节。如果这个角色对另一个角色有偏见,那么即便另一个角色美若天仙,叙事时也要适当的去贬低。如果这个角色疯癫,那么叙事就应该凌乱不堪。


我在写利威尔和韩吉时,就努力试着代入了利威尔的痞气色气,韩吉的狂气还没写到。可能这就是为什么韩吉POV没有利威尔POV写的出彩的原因。



2. 关于意识流开车


讲真我一开始写golden brown只是想写个强迫play的小黄文啊啊啊!我满脑子开车只想修高速,结果手又很乖巧的写出了很正儿八经的东西... 


其实我骨子里对开车还是看法蛮严肃的。有句话这样说的:Everything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 万物皆性也,而性乃权也。


想写出好的车,作者必须对人物关系有着极其深刻的理解。这两个人的权力关系,相处模式,均在车中有最明显、最直接的体现;这也是BDSM的魅力所在 --- 将二人的关系以最直白的方式呈现出来,毫无遮掩的心与神,近乎痴迷的支配与被支配。色·戒是教科书级的以性写权的车,大家可以自行翻阅感受一下。


我意识流开车是因为单方面开车比较好写,因为是个人YY,所以不对另一个角色造成直接影响。这就是传说中的开灵车23333,想开车又想偷懒,就YY吧!




宴息的小心心我收到了,我会继续努力更新的,也谢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小宝贝们哦!


向晦宴息:

先放文章的地址

Golden Brown CH.1-2 目前出到CH.7

 

这篇(伪)长评欠了好久,逻辑混乱,想到哪写到哪。

一般我点开一篇文,不论对方写得好不好以后追不追,都会留言以示支持,我自己是个可耻的文渣……但看文还是比较挑嘴,KK这篇Golden Brown我是看完第一章就准备追下去。

感觉英文大佬都好爱写POV… 而且都写得不错…人物并不走形…(跟作者私交讨论中,我们对角色的理解正好比较接近,所以这点或许存在歧义),时间点也是目前被写得比较少的玛丽亚之战以后。分为利威尔和韩吉这两条线,个人片面地认为利威尔线写得更好。


KK喜欢开意识流车……

心理活动与外界交互的部分非常耐人寻味。内心世界悲伤到甚至无法凝神工作的韩吉,碰到不自信的后辈说出来的话却是温和鼓励的;被绝望和疯狂欲念折磨得心猿意马的兵长,手上做着的却是清洁整理,呵斥韩吉这样平常的事。 
 
这些设计我认为一点都不OOC,主角团的人不是没有自己的情绪和欲望,只是作为仅剩的“大人”,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选择压抑自己。 
 
关于莫布里特的部分。嗯…… 绝杀“小莫的遗物”在这里的主要功能就是让韩吉伤心,让利威尔嫉妒心爆炸。我觉得KK似乎融合了不少同人梗…… ?个人对“莫布里特是否喜欢韩吉”这点比较摇摆,但考虑到是兵长视角还是挺有说服力的,还有兵长翻速写簿的那一章写得好有张力…… 不看后悔啊喂! 
 
第七章算是目前最感人的部分了…… 在大雨中找到韩吉的利威尔,那种紧张和守望的心境似乎与儿时守望母亲的小利威尔取得了一点微妙的联通? 
 
KK自己调侃利威尔那时傻傻分不清韩吉和母亲hhhh 我还蛮喜欢这个透着点恋母情结的桥段,还想起《悲惨世界》里珂赛特于冉阿让“既是女儿和爱人,也是母亲”的设定。 
 
这并不一种感情的畸形,对于命苦的人来说,遇到生命中偶尔出现的给予温情的人,那种甘之如饴的状态是相通的。 
 

儿时利威尔只有母亲,现在他只有韩吉。儿时利威尔没有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为生计出售肉体,而现在的他,或许还有能力看着韩吉这个不要命的家伙,不要随随便便死掉。

 

接着利威尔流泪,利韩在雨中相拥也是又甜又虐…… (升天.jpg)


不过嘛,虽然KK说写第七章写到自己哭了,我觉得她在这部分并没有火力全开,可能受到诸多因素影响,我觉得这一部分还可以更震撼。

 
 
最后当然是催文啦!给你K比心心!  


评论(1)
热度(14)
  1. Kinokis向晦宴息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宴息姑娘的长评,她也是我搬进lofter后认识的第一位朋友。 我一直很喜欢跟大家讨论写作,最近自...
©Kinokis | Powered by LOFTER